当前位置 : 首页 > 配资指南

你呢?拖后腿没_财经_中国网

1月12日,蚂蚁金服正式对外发布2015年支付宝年账单。其中,吉林省在全国各省份、直辖市的支付总金额排行榜上排名第23位,人均支出排名第24位,而在移动支付占比排名中,却意外地挤进了“TOP10”,吉林人中的“低头族”们委实怒刷了一把存在感。在人均网络支付榜中,长春人以人均35729元的“剁手账单”,拿下了省内的榜首位置。那么,作为一个对着电脑、拿着手机的长春人,2015年的你,是哭着剁手做了把“壕”呢,还是低调大气地拖了“后腿”呢?在全民账单中,2015年中国人均每次打车花费为20元。在早高峰中,沈阳、青岛、天津的上班族最爱用手机打车;而在夜间,广州的90后打车笔数全国居首,显示出当地夜生活丰富的一面。而在打车出行消费TOP榜(按人均笔数排名)上,我省的通化市“亮”了,以人均31.9笔抢占到了第二名。除了日常消费外,移动支付也给人们的社交生活带来了许多变化。年度账单统计显示,2015年支付宝用户在七夕节发出520元或1314元红包的数量,是西方情人节的2倍,大家似乎更看重传统节日。而在这些情人节红包中,71.9%由男性发给女性,19.1%是女性发给男性。从人均金额上看,三四线城市的人们发红包普遍比大城市出手更“壕”。而这其中就有一批“壕”来自咱们吉林省——在“好男人榜”,也就是各城市男性给女性发红包的TOP榜(按人均金额排)上,四平市以人均1203元排在第七位,这引起了省内网友“四平多暖男啊!”的善意吐槽。除了年度全民账单,2015年的支付宝个人年度账单,近日也可以在手机客户端上查到了,许多市民纷纷在朋友圈中晒图,对比全民账单长春市35,729元的人均支付金额,品评自己是“壕”,还是“拖后腿”的。记者随机访问了几位不同年龄、职业的市民,看看他们这一年的钱都是怎么“没”的。在2015年,今年49岁的文凤共在支付宝上消费42548.86元,比支付宝全民账单中的长春市人均网上支付还高出6819元,算得上是“壕”的行列了。其中,文女士为海淘消费了1273元,她解释说,因为自己年龄较大,比较注意个人保养与生活质量,特别是在食品、化妆品方面,她更青睐国际品牌并且是海外原装的商品。比较醒目的是,在文凤的消费去向中,交通消费占比高达55%,达23401.87元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由于工作需要,有时需要出差,近两年,她渐渐改变了过去在代售点、火车站订票的习惯,转而在网站上订购机票、火车票。在2015年,杨毅的支付宝账单中共消费了27571.96元,低于全市人均支出,但是,有一个三口小家庭的他告诉记者,这只是家庭消费的一部分,还有金额差不多的另一部分消费,是通过妻子小李的账户完成的。杨毅说,在他的消费去向中,各方面的开销比较平均,服饰、运动和其它类购物各占20%左右。“这其中有一部分是给女儿买童装、玩具、图书,以及购买儿童健身、游泳的门票。”他微笑着说,此外,在另一份数据中,显示他不仅在网上消费,还通过理财小赚了1949.46元,显示出了这位80后“暖爸”作为一家之主精打细算的一面。在过去的一年中,小雨共在网上消费了8674.07元,跟全民账单中的“壕”们相比,似乎只能算是“捧个人场”了,她告诉记者,这主要是因为自己月收入还不高,没有太大的消费能力。而在她的消费去向中,占比最多的是服饰类,达30%,其次是其它类购物,占比26%,还有12%的美容类消费和4%的零食类消费,这位未婚的90后年轻人表示,自己的日常花销以个人需求为主,而且消费花样多,虽然单笔消费金额不高,但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享受到。“找到账单了,这跟我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啊,没想到花这么多。”昨日,与支付宝全民账单先后出炉的,还有支付宝个人账单,长春市民杨先生查过自己的账单后,不由得惊叹出了一句广告语:“我(花钱)的速度,超乎我想象。”“知道咱长春人均花三万多的时候我还犯寻思呢,这怎么就能在网上花那么多,真是土豪啊!直到看到我自己的账单,才知道我虽然算是拖了大家几千块钱的后腿,但不知不觉也花了挺多的。”杨先生看着手机上自己消费27000余元的年度账单,一脸不敢置信。长春80后白领刘洋每天无论是吃饭、出行还是购物,已经离不开网络,而且比起电脑端,智能手机和App已经抢走了大部分的“出镜率”。“我用手机支付、消费大概有三年了。”刘洋回忆说,最初,她总在疑问是否安全,而且当时许多App也并未覆盖到长春地区,“但现在大部分网站在手机App上的功能已经和电脑上差不多了,而且用手机比用电脑方便啊!”数据显示,在各省移动支付笔数占比排名中,吉林省以77.1%的百分比排在第十位。10笔吉林人网上支付的账单中,有7.71笔来自手机等移动端。“出门忘带钱包也能将就,但忘带手机可就毁了。”这是朋友圈中的真实自嘲。而在城市理财人均收益Top榜上,吉林省排在第21位,人均收益275元。记者随机调查了10位市民,发现他们所谓的“网上理财”一般是指把“活钱”放在余额宝等利息较低、提取方便的产品中。“虽然余额宝收益能达到6%,比银行五年期利率都高,但那里的钱都是原本准备随时用来网上付款的,总数很小,自然也赚不了多少,就当赚个零花。”31岁的市民李想说,一年能收益200元左右已经算不错了。“总之,挣的根本比不上网上花钱的速度。”他笑着吐槽说。

栏目列表

广告位